• 您當前的位置 : 平陽網  ->  頻道中心  ->  歷史 -> 列表

    明末清初浙南閩東白頭軍起義

    2022年06月14日 10:57:47 來源:平陽縣融媒體中心

      陳斌

      明末清初,有一支高舉反清復明旗幟,縱橫在浙南閩東的義軍,因頭裹白布,時稱“白頭軍”。

      

      白頭軍起義初期

      起義背景

      白頭軍起義時間是順治二年(1645)閏六月,當時弘光政權與潞王政權相繼覆滅,浙南各縣官員紛紛逃離,處于無政府狀態。盧若騰《備陳東甌匱亂情形請敕補要員疏》道:“溫屬五邑,今唯樂清有令;而永嘉、瑞安、平陽、泰順俱系縣佐署事,位望既輕,民心不服,百務日就廢馳。”浙南一些官吏欺壓百姓,激起民變。《時變記略》載:“次年(順治二年),弘光改元。五月,大清師下江南。郡民谷稷為訕語榜之府治前。兵巡道謝鼎新、總巡廳李兆星以稷流言阻餉,斬以徇。明日,谷氏妻子、宗族,盡縞素號冤于道,百姓一時蟻集,劫人道、廳衙,盡奪其厚藏。謝、李二公逃遁,僅以身免……是時,隅鄉各立鄉兵,制器械,鄉民猖獗,因以逋租報仇。”

      閏六月唐王即皇帝位于福州,同月魯王監國于紹興。可見,白頭軍起事的時間恰是弘光政權與潞王政權相繼覆滅后,隆武政權與監國魯王政權建立之前。

      首義的地點

      白頭軍起義的地點在平陽陶坑。《明季溫州抗清事纂》載:“(順治二年)閏六月,時平陽始事,陳倉起陶坑,勢烈,實孚亦鼓六甲山之眾以應,文淵遂提其鄉較往合陶坑,復平陽,北抗者五年。文淵還里,護所為定王者以號諸健。”

      起義后,永嘉諸生張實孚發動六甲山百姓起義以響應陳倉。《明季溫州抗清事纂》載:“張實孚,永嘉諸生,與瑞安鄒欽堯同學,而清兵下時死節。實孚初率眾助陳倉起事于平陽,聲勢頗烈,清師招之不顧。”原興化縣知縣俞文淵也帶領一些人參加陳倉的義軍。光緒《於潛縣志》載:“俞文淵,(崇禎)十六年癸未登楊廷鑒榜,興化知縣,坊郭人。”

      義軍性質

      白頭軍起義初期就是一支準備抗清的義軍。首先,它是受到浙東反清運動影響而起義的。南明弘光政權與潞王政權相繼覆滅后,浙江許多州縣紛紛遞上降表,歸順清朝。清軍在新占領的州縣里強制推行薙發政策,激起浙東反清大起義。林時對《荷牐叢談》載:“(順治二年)閏六月初旬,頒開剃之令,人護其發,道路洶洶;又郡縣奉檄發民除道開衢為馳馬之地,人情益恇擾。”清軍以為占領杭州后,其他地方可傳檄而定,故主力北歸,浙南各縣沒及時派兵占領。但浙南各地受到浙東的影響,以為清軍將至,故人們發動起義,準備抵抗清軍。從陳倉白頭軍骨干來看,義軍人員的構成有以陳倉為代表的小商販,有俞文淵等原明朝下級官員,也有張實孚等明朝生員。當時,沒對隆武政權發生抵抗。順治二年閏六月,唐王即位福州,七月建元隆武,隨后傳詔溫州。同月,魯王在紹興稱監國,與清軍隔著錢塘江對峙。當時,隆武帝派盧若騰、賀君堯、郭貞一等駐守溫州,并要求解散各地義軍、鄉兵。《時變記略》載:“(順治二年)閏六月,唐王即位于閩,建元隆武,詔至,府民稍定。八月,魯王在臺州稱監國,帥紹興民兵守西興,朱大典守金華。大清師至杭,相距二載。時溫州餉輸魯王府,濟西興;官吏由閩選用,撫院大官俱駐溫。桐山為出入孔道,軍民倡叛者,捕首惡,波及無辜亦眾。會有赦詔,從寬論治,各處鄉兵俱罷,惟瑞安山鄉負固不解,率兵捕之。”溫州歸隆武政權治理后,陳倉白頭軍蟄伏于山林之間,幾乎沒有什么活動。

      

      白頭軍發展壯大時期

      發展壯大原因

      白頭軍發展壯大時期為順治四年(1647)十月至順治七年(1650)秋。究其原因:一是魯王的號召。順治三年(1646)清軍占領浙江、福建以后,隆武帝遇害于長汀,隆武朝廷中一些不愿投降清朝的官員改奉魯王。順治三年十一月,魯王從浙江舟山到福建廈門,順治四年正月在長恒誓師,著手收復失地。七月,魯王親征,號召各地紳民響應,義軍飚發,至順治五年(1648)上半年,以魯王為首的明朝義軍先后收復閩東北三府一州二十七縣。白頭軍也是響應魯王的號召,加快了發展壯大的步伐。《小腆紀傳》載:“我大清順治四年,丁亥,春正月,癸卯朔,(魯)王在長恒,稱監國二年。以熊汝霖為東閣大學士,加張煌言右僉都御史。辛未,(魯)王禡牙誓師,提督楊耿、總兵鄭聯皆以兵來會。”二是劉中藻攻占閩東浙南諸縣。順治四年正月,原巡撫溫處劉中藻聞魯王入閩,率所練處州兵起事慶元,連克慶元、龍泉、松溪、政和、泰順等縣,溫州紳民受到鼓舞,紛紛發動反清起義,白頭軍得到發展壯大。《三藩紀事本末》載:“(順治)五年戊子,大學士劉中藻恢福寧州,連復建寧、邵武、興化三府及漳浦、海澄等二十七縣,軍聲頗振,溫、臺響應。”三是清軍的殘暴。清軍占領浙江、福建后,燒殺搶掠,激起民憤,推動了白頭軍的發展壯大。《竹園類輯》載:“始南寇之興也,不過一二奸徒招集亡命,先寇某鄉,食其食,抽其丁,劫其財,鄉之民苦之,至不得已以兵應。夫此應之之民,雖有饑寒而樂為之者,然而脅從者固眾也。使有救民水火之師,取一二渠魁而殺之,其余皆可撫也。于時剿者初無剿寇之意,兵之所至,一二渠魁與其黨先遁,獨百姓有家室者顧眷牽制而不得去,剿者遂指為寇而剿之,且明知其不為寇而亦剿之。而焚其室廬,卷其財物,掠其子女而后去,于是百姓始畏兵甚于畏寇矣。”

      白頭軍發展壯大的標志

      一是陳世亨攻占瑞安城。順治四年十月,陳世亨率白頭軍收復瑞安,因援兵沒及時趕到,瑞安城重新陷落。《時變記略》載:“丁亥(順治四年)歲,更制已期,然民心猶惑,如瞻烏靡止。三十二都民陳世亨等因有司清丁胥役,科索不堪,號召蠢愚五六十人假起義為名,謀襲城。”《小腆紀傳》載:“陳世亨,不詳何處人,官中書舍人。丁亥秋,魯監國入閩,世亨以一旅復瑞安,援兵莫繼,被執不屈死。”此后數年浙南白頭軍起義風起云涌,一些白頭軍起義也打著祭奠陳世亨的旗號起事。故白頭軍的發展壯大可用陳世亨攻占瑞安城作為主要標志。

      二是該時期白頭軍發展迅速,人數有十萬余,占領溫州廣大的農村及臺州、處州、閩東部分地區。《明季溫州抗清事纂》載:“何兆龍、徐裕、陳倉、程若巖等皆裹白布為號,眾至十萬,彌山塞谷。甌五邑及臺、處各縣境盡為所據,官兵收□不克。”

      三是何兆龍被推為大帥。《明季溫州抗清事纂》載:“(順治四年十二月)永嘉方岙生員何兆龍假祭陳世亨為名,倡眾聚嘯山中,出沒永、瑞、平各邑,黨與浸盛。永嘉舉人林夢龍以入城被守者所辱,亦往鄉聚眾響應,共推兆龍為帥,號‘太師’。”

      四是接受魯王封號。白頭軍首領何兆龍等人均接受魯王的敕封,接受魯王政權的領導,進攻溫州,以策應福建的反清運動。《明季溫州抗清事纂》載:“(順治六年)二月,原任中書舍人何兆龍復創呼起,以諸健攻溫州,監國與敕印,稱將軍,事不克。”民國《平陽縣志·武衛志》載:“五年戊子……中藻自稱閣部,尤希增為總兵,尤希和為副將,平陽廖元為參將,陳倉為護從。”

      主要戰事

      在這期間,白頭軍曾向清軍等發起過一系列進攻。順治四年十月,陳世亨率領白頭軍收復瑞安,后因援兵未及時趕到,瑞安城重新陷落。十一月十五日,尤山野(尤四)聚眾千人,圍攻平陽城;十二月初四,汪佑、尤山野等再次進攻平陽城。這一年,永嘉人董克慎進攻仙居。順治五年五月,陳倉圍金鄉城,八月九日,攻陷金鄉;何兆龍進攻瑞安城,敗;進攻楠溪,敗;進攻溫州府城,敗。六月,何兆龍攻陷寧村、永興堡;何兆龍攻永昌堡,不克。秋,何兆龍圍瑞安城,并攻陷沙園所、海安所。十月,官兵攻泰順,泰順不守;十一月,白頭軍吳某收散兵,復攻泰順,敗;順治六年二月,何兆龍率軍攻溫州,不克;四月,劉中藻在福安吞金自盡,福建全境又被清軍占領。白頭軍失去了屏障與支援,但他們仍在堅持反清復明的戰斗。四月,瑞安張所突入泰順各鄉;七月,陳杜之、胡元進攻樂清,敗。何兆龍屯楠溪,攻入臺州各地。順治七年五月,陳倉攻入蒲門;六月,尤希和攻入蒲門。

      

      大部失敗及余部活動

      大部失敗

      白頭軍大部失敗的時間為順治七年(1650)冬至順治八年(1651)春。失敗原因有三。一是閩東劉中藻義軍失敗。清廷于順治四年十一月派遣禮部侍郎陳泰為靖南將軍,率領梅勒章京董阿賴、刑部侍郎李延齡等統兵南下福建,配合浙閩總督陳錦的軍隊大舉反攻。魯監國政權內部因鄭彩排除異己不能團結對敵,福建各地相繼失守,劉中藻領導的義師也被清軍擊敗。順治六年四月,劉中藻自殺殉國。《小腆紀傳》載:“明年(順治六年),四月,食盡,中藻知必陷,遂冠帶坐堂上,為文自祭,吞金屑死。”劉中藻領導的義師失敗后,白頭軍失去了支援。二是浙東義軍的失敗。魯王入閩后,曾令兵部尚書盧若騰到浙東一帶發動反清起義。《魯之春秋》載:“唐王敗,魯王監國入閩,若騰入朝,授原官,加督師。若騰募兵沿海,入大蘭,預山寨之謀。”“大蘭山,即四明之中峰也。”清廷暴政激發了浙東人民的反清情緒,反清浪潮此起彼伏,但在清軍的反撲下,許多反清山寨相繼淪陷。《小腆紀年附考》載:“(順治七年九月),我大清兵克四明山寨,明魯兵部右侍郎王翊以其眾入海,御史馮京第為叛將王昇所殺……我大清兵克大皎山寨,明魯御史張夢錫死之。”浙東諸多山寨的失守,使白頭軍失去了屏障。三是白頭軍內部有叛徒出賣。清軍清剿白頭軍時,先進攻永嘉的鄭先鋒部,抓獲了鄭先鋒。鄭先鋒投降,并帶清軍逐山搜剿。《時變記略》載:“庚寅(順治七年)冬,金華總鎮馬鑒往轍,從處州山間出兵,先擒永嘉山鄉渠首。時寇鄭先鋒首降,馬即授以原職,用為向導。鄭為宣力,由永至平陽、桐山,犁庭掃穴,皆從山間馳驅。”

      由于福建全境陷落,浙東義師主要力量被剿滅,清軍調動力量進攻白頭軍。清金華總兵馬進寶率部逐山進剿,逐處追捕,白頭軍許多將領被俘,大部也被剿滅。《明季溫州抗清事纂》載:“清金華總兵馬進寶率官軍來溫,與王曉、蕭起榮等先截奪南北江船,從處州山間出,首擒鄭先鋒,乃由永、瑞、平抵桐山,皆在山中馳驅,逐處搜尋,何兆龍、石旗牌、陳倉等相繼就戮。”

      余部的活動

      白頭軍大部被剿后,余部堅持斗爭。順治十三年(1656)十月,白頭軍余部曾攻占過泰順縣一些村落。《明季溫州抗清事纂》載:“(順治十三年)十月二十六日,有白頭黨闌入泰順境,葉瑞陽一帶村落皆被占據。”順治十五年(1658)十一月,鄭成功部主力駐扎在溫州、臺州等東南沿海一帶,白頭軍余部再次發動起義,響應鄭成功部北伐。民國《平陽縣志·武衛志》載:“(順治十五年)十一月,鄰邑山寇復作,構聯鄭兵為亂。”順治十六年(1659),清軍采用剿撫結合的手段,消滅了白頭軍余部,至此,白頭軍余部活動基本停止。民國《平陽縣志·武衛志》載:“十六年己亥,副總兵張思達領官兵至,先剿山寇,招撫巨魁華勝、林則忠等。是時鄭氏餉船分布江口南岸,思達至金鄉,擒獲鄭餉官申解,餉船畏遁。”

      “橫海羽旗何地指,遍城甲騎幾時休?”明末清初這支縱橫在浙南閩東的白頭軍,是歷史上對平陽影響最大的義軍之一。其人數多,鼎盛時多達十余萬人;時間長,從順治二年閏六月起義,到順治十六年余部失敗,共堅持了十四年;活動區域廣,白頭軍活動的區域,以溫州為中心,涉及到浙江臺州、處州,以及福建的閩東地區。同時,不僅接受過南明魯王政權的領導,余部也響應過鄭成功部的北伐行動,在浙南閩東歷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網絡編輯:張超霞

    明末清初浙南閩東白頭軍起義
    国产亚洲欧美视频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