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當前的位置 : 平陽網  ->  頻道中心  ->  文化文學 -> 列表

    柑花香

    2022年06月21日 11:43:20 來源:平陽縣融媒體中心

      本網訊(作者 陳士彬 編輯 王秀華)到了芒種,鄉村里的香氣達到高潮,看見的大都是大片大片嫩嫩的黃、嫩嫩的綠。這時候,“群芳落盡只青青,獨有柑花照眼明”。

      在我心里,其他香遠不如柑花香。離柑樹或柑林不遠不近處站著,柑花的香氣真像法國紫羅蘭香水,淡淡的、勾魂的,一縷縷,讓人聞了還想聞。正如宋代詩人張九成形容柑花,“芬芬蘭麝三春底,濯濯冰霜一座傾”。你不信?旁邊養雞場里的臭味都被沖淡了。風是香的,籬笆是香的,我也香起來。靠近柑樹,濃郁的香氣把我熏醉了。我明白了,要聞柑香,便不要接近它們,離得不遠不近才恰到好處。

      我看清了,柑樹枝頭上少許的嫩葉顯出生機。白色的花苞比大豆稍大點,從遠處看,星星點點,走近細看,有些已經綻放。三片、四片、五片的花瓢,花朵中間是淡黃的花蕊,底部是極細的青綠半球體,大概是柑的胚胎。我摘了老葉、新葉、花苞,把三者捏碎,分別湊近了比較香味,最濃的是花苞,最淡的是老葉。我又將它們放到嘴里嚼,花苞最富有辣味。

      柑樹的花葉顏色與桅子樹差不多。柑樹的體形大些,花朵卻比梔子花小得多。它們一個開在春天,一個開在秋天,也無法細細比較。我只能粗略地比較它們,覺得香味接近,都跟茶葉在鍋里翻炒時散逸出的清香似的。我很自然地想起朱自清的《看花》。文中,他為梔子花打抱不平,說它的香氣“濃而不烈,清而淡,也是我樂意的。我這樣便愛起花來了”。有人專門吹捧高貴的花,可他寫的都是好笑又令人回味無窮的句子。“也許有人會問,‘你愛的不是花吧?’這個我自己也不大弄得清楚,只好存而不論了。”我又想起汪曾祺的《人間草木》,他也為梔子花出了口氣,說它的香氣撣也撣不開:“去你媽的,我就是要這樣香,香得痛痛快快,你們他媽的管得著嗎!”哈哈,他們愛這些小花真有點發狂。柑花小而丑,粗糙無形,單純白色,可是屈原的《橘頌》就寫柑花“綠葉素榮,紛其可喜兮”。開在自然里,那珍珠似的、繁星似的朵朵含骨肉似的,夠可愛了。

      柑樹苗,從濕淋淋的泥土里醒來,打個哈欠被移栽在空閑地、漏水地、山壟田、屋檐下……小時候,柑不多,很少聞到柑花香,偶爾見到屋外菜園里的柑花,也沒太注意。如今,滿園柑樹,老了或品種不好就砍。到了收獲時節,路邊擺著攤賣柑。它們個個甘甜,帶著花開的香味。

    網絡編輯:謝天涯

    柑花香
    国产亚洲欧美视频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