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當前的位置 : 平陽網  ->  頻道中心  ->  文化文學 -> 列表

    捐獻

    2022年06月21日 13:09:34 來源:平陽縣融媒體中心

      本網訊(作者 李世斌 編輯 王秀華)鐘男癡癡地站在里垟小學的大門口。學校的大門早已不是從前的那個頂多只能兩人并肩通過的窄門了。門口裝了一架足有五米長的不銹鋼電動網門。門側的小屋里走出一位穿灰色保安服,腰間掛著一根電警棍的中年男人,警覺地問鐘男:“請問你有什么事嗎?如果沒啥事請不要站在這兒。”

      鐘男半晌才回過神來,語無倫次地說:“沒,沒啥事,就是想進去看看。”

      “沒什么事進去有啥好看的,有證件嗎?”保安問。

      鐘男下意識地在褲兜里摸索了幾下,說:“我什么也沒帶,只是想進去看看我從前的母校。”

      保安定睛觀察了鐘男幾秒鐘,說:“那不行,學校重地閑人莫入,有規定的,請你離開。”

      鐘男“噢”了一聲,繼爾又無聲地笑了一下,邊走邊自言自語道:“閑人莫入……我的礦井門口也豎著一塊牌子,寫著‘閑人莫入’呢!唉,連母校都不能進去……”

      鐘男回到山腳下的老屋,記起前幾年聽說過小學同學鐘亮在縣教育局工作,而且還當上了副局長。鐘男通過一位同學問來鐘亮的手機號碼,試著撥了過去:“你是鐘亮嗎?”

      對方遲疑了一下,回答道:“我是鐘亮,請問你是哪位?”

      鐘男響亮地“啊哈”一聲說:“鐘亮啊,噢,應該叫你鐘局長哩,我是你小學同學鐘男啊,都多少年沒見面啦……”

      鐘亮也興奮地說:“原來是你呀鐘男同學,今天太陽打西邊升起了,你怎么想起給我打電話啦?早就聽說你在貴州開礦賺了大錢了,現在還在貴州嗎?”

      鐘男說:“礦關了。我現在雖然定居在貴州省城,但心一直在老家,這幾天來老家上墳。半百歲的人了,不想干啦!”

      鐘亮說:“賺了錢了是該享享清福啰,再說現在開礦也難,風險挺大的。來縣城吧!我請客,再叫上幾個同學。”

      鐘男說:“好哇,你只管把有聯絡的同學叫來,我請客。鐘亮啊,我剛才在里垟小學門口站了好一會兒,想進去看看,無奈門口保安不讓進。”

      鐘亮說:“你還真戀舊,要不要我叫校長來找你一下?”

      鐘男說:“那就不必了,不讓進我也理解的。我是想,是想給學校捐獻點教育資金……”

      鐘亮“哈哈”笑道:“好事啊,發了財不忘孩子。說說看,啥時捐獻?我親自來,叫里垟小學搞個儀式,讓學生給你獻花,或者刻個捐獻碑,再叫新聞媒體給報道一下。”

      鐘男趕緊說:“別,別,千萬別搞什么儀式,那樣我就不捐獻了,這事你可別張揚啊!明天我開車到縣城找你,你先替我訂個酒店吧,明天見。”

      放下電話,鐘男情不自禁地想起從前讀小學的日子。其實刻在他腦子里的記憶主要就是餓和冷。吃不飽飯啊,就連番薯都吃不飽。冬天上課時,鐘男坐在窗邊,窗戶紙破了,寒風刮到臉上生痛生痛的。鐘男還記得,一天上午上完一節課后,他發現沈老師屋里的桌子上有兩個玉米窩窩頭,這讓饑餓的他心神不定。待第二節課下課后,他便悄悄溜進沈老師的屋里偷了一只窩窩頭,躲到屋后的墻角吞咽,噎得喘不過氣來。突然間,有一只拳頭在敲打他的脊背。他回過頭來一看,卻是沈老師。沈老師一邊拍著他的脊背一邊問道:“好點了嗎?咽那么急能不噎著嗎?以后餓得頂不住了跟老師講,別偷吃呀。這件事就到老師這里為止了,吃完了上課去吧!”

      緩過氣來后,鐘男竟然“哇”的一聲哭了。

      讀完小學鐘男就沒再升學,在家幫著他父親種田了。

      如今,年已半百的鐘男,賺來的錢兩輩子也花不完了。近年來,他一直想著為家鄉做點善事,因此,為里垟小學捐獻資金的事就放在了心上了。

      第二天,鐘男如約去了縣城,與鐘亮和幾個老同學在灑店吃了一頓“大餐”,單自然是鐘男爭著買的。席間,鐘亮問起鐘男為學校捐款的事,鐘男卻一口否決,說不捐了。鐘亮也就沒再追問。

      一個月以后,縣教育局的教育發展基金會收到一筆匿名捐獻的定點扶助里垟小學的五十萬元教育資金。

    網絡編輯:謝天涯

    捐獻
    国产亚洲欧美视频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