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當前的位置 : 平陽網  ->  頻道中心  ->  歷史 -> 列表

    950多年前,平陽學宮在鰲江

    2022年06月22日 13:50:20 來源:平陽縣融媒體中心

      陳彤 圖/文 編輯 王秀華

      民國《平陽縣志·學校》記載:“學宮,晉太康年間始建。唐初在證真院南,即今廣福宮地。宋元祐間,遷于縣治東南三里鳳凰山下,令沈悚相視為宜,因建(縣學)焉。紹興中,南徙安陽,去治十里余。后因道遠,乃復元祐故址。其地系陳氏世居,……陳彥才父率族人獻之,計五十畝。”文中關于縣學(學宮)遷址過程有三:“唐初,在(坡南)證真院南”;“宋元祐間,遷于……(城南)鳳凰山下”;“紹興中,南徙安陽”。但其未明確“南徙安陽”之原因,亦無安陽在今何地的記載,因而留下了一個疑問:既然鳳凰山離縣治近,而安陽“去治十里余”,縣學為何舍近求遠,從鳳凰山麓“南徙安陽”?

      

      

      明代兩篇文獻分持不同觀點

      現存關于平陽縣學“南徙安陽(洋)”的最早記述,出自明代薛應旂《方山先生文錄》。其卷七《平陽縣重修廟學記》曰:“迨宋元祐,(縣學)建于鳳凰山下,立孔子廟。紹興中,稍南徙安洋,旋復元祐舊址。”薛應旂(1500—1575),字仲常,號方山,常州府武進縣(今江蘇省常州市武進區)人。嘉靖十四年(1535)進士。二十九年(1550)十月,補浙江提學副使。《平陽縣重修廟學記》撰于嘉靖三十一年(1552)九月。其時薛應旂在浙江提學副使任上,巡歷平邑歲考,平陽知縣、教諭、訓導“率諸生請予為文,以紀其事”。碑文后收入隆慶《平陽縣志》,題作《重修廟學記》,未署名。康熙、民國《平陽縣志》則分別題作《平陽修學記》《修學記》,作者薛應旂。順治、乾隆《平陽縣志》未收此文。

      《平陽縣重修廟學記》勒石54年后,明萬歷三十四年(1606)八月,邑之宿儒應德成撰成《平陽縣建復學宮紀德碑記》。文曰:“平陽學舊在安洋里,去縣遠。宋元祐,改遷今鳳山之麓。”應德成,字遐進,號越山,平陽縣金鄉衛人,曾任廣西潯州府桂平縣知縣。

      這樣,關于縣學“南徙安陽(洋)”的時間,在明代平陽文獻上就有了兩說。薛應旂認為,縣學于南宋紹興年間(1131—1162)從鳳凰山麓遷往安陽(洋);應德成認為,縣學在北宋元祐年間(1086—1094)之前就已在安陽(洋)。

      順治、康熙《平陽縣志》不支持薛應旂的觀點。前者卷二載:“儒學。唐初在證真院南,今廣福宮之地。至宋元祐,凡再徙,乃定于鳳凰山下。”后者大意類同。二志皆言元祐年間縣學“再徙”“定于鳳凰山下”,從而預留了元祐之前“初徙”的空間,與應德成“學舊在安陽(洋)”的觀點暗合。

      乾隆《平陽縣志》則完全采用薛應旂的觀點。民國《平陽縣志》沿襲前志,僅改“儒學”為“學宮”,改“安洋”為“安陽”(詳見本文導語)。

      

      

      元祐七年之前縣學已在安陽

      乾隆、民國《平陽縣志》依據薛應旂《平陽縣重修廟學記》所述“紹興中,(縣學)南徙安陽(洋)”的觀點,不僅與明代應德成所撰《平陽縣建復學宮紀德碑記》不一致,而且還和康熙、乾隆、民國《平陽縣志》關于廣福宮(原學宮地,在證真院南)始建年代的記載相抵觸,不能自圓其說。

      康熙《平陽縣志·寺觀》、乾隆《平陽縣志·秩祀》、民國《平陽縣志·神教》均載:“廣福宮,在坡南。宋治平(三年)丙午建。”據此,學宮(縣學)遷離證真院南的年份,不會晚于北宋治平三年(1066)廣福宮始建之時。另,順治《平陽縣志·學校》載:“陳氏于宋元祐七年獻地以為學基,凡五十余畝。”據此,縣學遷建鳳凰山麓的時間,為北宋元祐七年(1092)。

      從北宋治平三年(1066)到元祐七年(1092),共26年時間,平陽縣學(學宮)坐落何方?對于這個問題,薛應旂《平陽縣重修廟學記》、應德成《平陽縣建復學宮紀德碑記》給出了截然不同的兩個答案。根據薛應旂文章,治平三年至元祐七年之間(1066—1092),縣學歷史完全空白;根據應德成文章,縣學這26年在安陽(洋)。

      相比之下,應德成的記載是符合歷史邏輯的。歷史真相應該是,北宋治平三年(1066),平陽學宮離開坡南證真院南后,即遷至安陽。元祐七年(1092),縣學始“建于鳳凰山下”。因此,縣學遷往安陽的時間,并非薛應旂所云紹興年間。

      安陽辦學期間生員逾兩百人

      據順治《平陽縣志》載,唐武德五年(622),橫陽(平陽)縣學宮尚在縣城坡南證真寺南。貞觀元年(627)后,學宮一度裁撤。大足元年(701)恢復學宮,直至北宋治平三年(1066)。在此期間,平陽學宮生員名額40人。畢業生員經州試后,送尚書省參加考試。

      據《宋史·志一一○·選舉三》載,北宋慶歷四年(1044)三月,朝廷下詔興學。詔曰:“令州若縣皆立學,本道使者選部屬官為教授,員不足,取于鄉里宿學有道業者。”并規定,縣有士子200人以上許立學;士子須在縣學習業300日以上,始準參加科舉考試;曾應試者,亦須在學100日。慶歷興學失敗后,州縣興學之詔未予取消。

      北宋治平三年(1066),范伯英知平陽縣,依州縣興學之詔,始改學宮為縣學。因平陽士子在200人以上,坡南舊學宮已不能容納,遂從證真院南遷出,遠赴十里外之安陽,改建平陽縣學。但縣學遷建安陽后,因路途較遠,師生殊為不便。

      元祐六年(1091),宣德郎沈悚知平陽縣。次年(1092),城南陳彥才之父率族人“獻地五十畝為(學)基”,經“沈悚相視為宜”,縣學遂離開安陽,遷建于城南鳳凰山下。

      所謂元祐舊址其中應有誤記

      薛應旂《平陽縣重修廟學記》有云:“紹興中,稍南徙安洋,旋復元祐舊址。”乾隆、民國《平陽縣志》則作“乃復元祐故址”。那么,“元祐舊址”這個說法又是怎么來的?與應德成文章同時撰成的另一篇碑記,也許能解開這個疑問。

      明萬歷三十四年(1606)八月,平陽縣知縣汪寬撰成《平陽縣重建儒學記》。文曰:“余始至,謁先師廟,怪問何以不治。諸生前對曰:‘元祐間(縣學)始遷鳳凰山下,負子揖午(坐北朝南),科第斌斌為盛。其后更以丙寅(正南偏東),山水背殊,邑不興于文,或職是之故。與其東葺西補,不若更之,以復元祐之舊。’……盤土筑基,宋元祐舊址隱隱若存。期月之間,先師之廟、明倫之堂,巍然一新。”此文所謂“元祐舊址”,指的是元祐年間縣學孔廟(先師廟)舊址。或許,薛應旂所云縣學“元祐舊址”,實為汪寬所言縣學先師廟“元祐舊址”。薛應旂乃常州人,偶至溫州,對平陽歷史并不了解,其“紹興中,稍南徙安洋,旋復元祐舊址”的說法,當為誤聽誤記。

      古代八都安陽如今叫做溫垟

      最后一個問題是:北宋時期,平陽縣安陽(洋)在今哪里?

      關于安陽所在方位,民國《平陽縣志》至少記有3處信息。其卷五·建置志一·今鄉都村莊表:“慕賢東鄉,八都(在縣南五里):安陽。”卷三·輿地志三·山川上:“豐山之南為安陽山,迤東為林亭山,俗以近海中陽嶼,名陽嶼門。”卷四·輿地志四·山川下:“豐山村之東有河別出,逕安陽之平安橋。”據此可知,安陽在慕賢東鄉八都,安陽山在豐山、陽嶼門(林亭山)之間,安陽有平安橋在豐山村之東。

      明清至民國初期的八都,包括今鰲江鎮務垟社區大部分區域,下廠社區下豐山、陽嶼,以及昆陽鎮城南社區平塔、陽岙一帶區域。今在鰲江鎮下廠社區下豐山、陽嶼之間,有平河行政村溫垟自然村。在平陽話方言中,“溫垟”與“安陽(洋)”諧音。東塘河自豐山方向而來,流經溫垟村口。村口有鎮安橋,為全村唯一橋梁。其方位情景,與民國《平陽縣志·輿地·山川》所載平安橋甚為契合。《浙江省平陽縣地名志》載:“溫垟,據當地橋梁題刻,宋熙寧間(1068—1077)已有村落,后廢。”縣學于北宋治平三年(1066)遷建安陽,與溫垟在熙寧年間(1068—1077)成村,時間上亦相吻合。

      據此,北宋時期的慕賢東鄉八都安陽,即今之鰲江鎮平河行政村溫垟自然村。

      田野調查發現當地仍有傳說

      為進一步核實縣學遺址歷史情況,6月16日上午,筆者專程前往溫垟村,開展田野調查。在鰲江鎮下廠社區副主任陳紹強、平河行政村村委會委員楊鳳萍等幫助下,采訪了原溫垟村老支書吳正亮。

      吳正亮老人接受采訪時說,當地故老相傳,歷史上的平陽縣學遺址,就在該村的安陽山下金雞洞前。在社區、村干部與吳正亮老人帶領下,筆者實地踏訪了安陽山下傳說中的縣學遺址、村口的鎮安橋及舊橋板。仲夏陽光之下,安陽山逶迤蔥蘢,寂靜無聲。山下的縣學舊址已蕩然無存,傳說中的金雞洞亦無從尋覓。老人說,60年前,安陽山下的安陽溪與遠處流來的岙底溪,還能在溫垟村匯成寬闊的安陽河,然后從鎮安橋旁注入東塘河。那時,安陽河埠頭還可以停靠18只小木船。如今,這里已變成1條狹窄淺陋的小河浹。27年前從鎮安橋上卸下的兩塊舊石板(系清代重建),也靜靜地平躺在小河浹側旁。

      實地考察結束后,再結合原先的文獻考證,本文得出以下結論:北宋英宗治平三年至哲宗元祐七年,即公元1066年至1092年,平陽縣學曾在安陽辦學26年。縣學安陽遺址,在今鰲江鎮下廠社區平河行政村溫垟自然村。縣學入遷安陽(溫垟)之時,距今已有956年。

      參考文獻:

      [元]脫脫:《宋史》,中華書局2004版

      [明]薛應旂:《方山先生文錄》,《常州先哲遺書》第92、93冊

      [明]應德成:《居越山人遺稿》,民國永嘉黃氏敬鄉樓抄本

      [明]朱東光、萬民華:隆慶《平陽縣志》,明隆慶五年刊,清康熙間增補鈔本

      [清]馬騰霄、陳文謨:順治《平陽縣志》,清順治八年刻增修本

      [清]金以埈、呂弘誥:康熙《平陽縣志》,中國書店《稀見中國地方志匯刊》

      [清]張南英:乾隆《平陽縣志》,清乾隆二十五年刊本

      [民國]劉紹寬等:民國《平陽縣志》,平陽縣圖書館整理本,中華書局2020年版

      平陽縣地名委員會:《浙江省平陽縣地名志》,1985年編印

      苗德春:《宋代教育》,河南大學出版社1992年版

    網絡編輯:雷鵬

    950多年前,平陽學宮在鰲江
    国产亚洲欧美视频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