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企業郵箱


投資中心

許小年:中國已掉入中等收入陷阱了(上)
2017/5/9
    世界上有兩種不同性質的增長模式:一類是數量型增長,一類是效率型增長。
這兩類增長模式本質的不同就是數量型增長無法持續,它依靠不斷地增加投資、增加資本,這個增長雖然在一個時期內能夠實現預期目標,但是無法持續。為什么無法持續?這是我們今天要講的一個核心的經濟規律,這個經濟規律叫做“資本的邊際收益遞減”。也就是在其他所有條件不變的情況下,追加資本投入雖然可以帶來GDP的增加,但是每一單位投資所產生的收益越來越低。
    我們設想一下農民種一塊地,假設在剛開始的時候,農民完全是用勞動種這個地,他沒有什么資本的投入,沒有拖拉機、化肥、灌溉設備,完全就是靠簡單的勞動工具來種這塊地。大家設想一下,在純體力勞動的情況下,畝產能夠達到多少?我們去陜北下鄉的時候,當時畝產只有300斤。
    現在我們再想象一下,給農民配一臺拖拉機畝產能夠增加多少?大概能夠增加100斤左右。如果能夠提高100斤現在是畝產400斤。我再給他增加第二臺拖拉機,各位想一下第二臺拖拉機帶來的增產效果是多少?要比第一臺要少,因為土地已經深翻過了,第二臺拖拉機再來深翻一遍,他的效果就比第一臺要差。我們設想第二臺拖拉機帶來的畝產是50斤。配第三臺拖拉機的時候呢?增產效果是0,也許是5、6斤。繼續增加資本投入總會到達一個點,在那個點上追加的資本沒有任何影響。這就叫做“資本的邊際收益遞減”。當資本的邊際收益遞減到0的時候,你再追加資本,沒用了,畝產不增加了。
- 數量型增長無法持續原因:資本邊際收益遞減
    畝產不增加了,這個時候出現了一系列的現象:
    第一個現象,不管你再投入什么,GDP增長不動了。這個時候我們就說這個國家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所謂的中等收入大概是人均收入1萬美元左右,中等收入陷阱是說一個國家通過工業化可以實現經濟增長,但是到了一定程度以后,工業化所帶來的增長動力消失了,經濟增長缺乏新的動力,于是就停在1萬美元左右。 
    所以我們現在在宏觀現象上看到一系列的數字下滑,它只是表明經濟規律正在發生作用。不斷下降的GDP增長率印證了中國經濟增長的模式是兩種模式當中的數量型增長,而不是效率型增長。當資本的邊際收益等于0或者是接近0的時候,農民還要提高畝產怎么辦?農民說“三農”政策執行得很好,我現在已經有三臺拖拉機不要再給我拖拉機了,因為沒用。現在還要增產怎么辦?這要去找袁隆平院士,跟他討一些良種。
    袁隆平院士的優良品種代表的就是A,就是技術含量的增加。這個種子比農民一般的種子技術含量要高得多。如果我們找袁隆平院士,那就是把農業生產的動力從資本積累轉向了技術創新。這是今天我們要講的核心內容,這就是我們今天要講的經濟規律。
    通過資本積累來驅動經濟的增長無法持續的原因是什么?就是資本的邊際收益遞減。當資本邊際收益等于0的時候再增加資本沒用了,增長停止了。所以靠資源數量投入的增加來驅動經濟的增長是無法持續的,而通過A的增加來驅動經濟的增長是可以持續的,為什么?因為人類認識自然、認識經濟的能力是無限的,因為技術進步是無止境的。從蒸汽機一直到今天的互聯網,不斷地技術進步推動了A,保持了工業革命以來現代世界經濟的增長,也保證了中國經濟從改革開放以來到現在的增長。
- 中國已經掉入了中等收入陷阱了
    中國目前的資本邊際收益是不是等于0了?我們是不是已經掉入了中等收入陷阱了?我的判斷是:是的。從數據上來講,大概在1990年代晚期,1塊錢人民幣的投資可以帶來大約4毛錢到5毛錢的新增GDP;今天或者說去年,我們看到的統計數字是,在過去的大概十幾年間,1塊錢投資收益從4-5毛錢一路下降到了今天的7分錢,1塊錢人民幣的投資能夠帶來新增GDP只有7分,不等于0也差不多了。所以這個時候投資怎么都拉不起來,邊際收益接近0了。
    另外一組數據——企業的產品出廠價格指數(PPI)從2012年開始一直到去年的下半年全是負增長,企業的產品出廠絕對價格在不斷地下降。為什么會產生這個現象?產能過剩。在過剩產能的壓力下,企業競相降價,試圖保住自己的市場份額。產能過剩是什么意思?產能過剩就是中國的各行各業已經不再需要新的投資了。
    在出廠價格不斷下降的時候,你如果有新的投資進行,投資收益是負的。所以我們不僅已經過了投資收益等于0這一點了,而且已經掉到0點以下了。各行各業的過剩產能很清晰地告訴我們,過剩產能一定會導致PPI的負增長,而PPI的負增長意味著資本積累現在已經過度了,資本的收益等于0甚至等于負的,也就是說投資根本無法回收。 
    中央銀行印鈔票,這些錢就是不往實體經濟去,政府老是說“引導資金進入實體經濟”,你怎么引導他也不去,因為實體經濟的收益等于0了,所以他不去實體經濟了。在資本普遍過剩的情況下,在產能各行各業都普遍過剩的情況下,資金不會進實體經濟。所以在這個時候印鈔票,除了制造通貨膨脹沒有其他任何的效果。
所以這個時候談擴張性的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那是非常荒謬的。因為擴張性的財政政策、貨幣政策,實際上都是為了拉動投資。可是我們的經濟已經不需要資本了,這個時候政策不應該是刺激需求。
- PPI上來是因為2016年上半年的貨幣放水
    更多的投資意味著更多的產能,更多的產能意味著PPI還會繼續下降。PPI去年的下半年為什么上來了,有人說中國經濟企穩反彈在即,這是不是經濟企穩的標志?為什么起來了呢?
    第一個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是貨幣供應(狹義貨幣M1)。兩者正相關關系,貨幣是原因,價格是結果。去年下半年的PPI小尾巴翹起來,原因是去年上半年的貨幣放水。去年上半年M1增長率從5%左右突然增加到25%,貨幣增長速度在很短的時間里提高了這么多,當然會反映在價格上,所以這個小尾巴翹起來了。這個翹起來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央銀行又放水了。 
    有人就說中國經濟反彈了,尾巴翹起來是不是U形的右邊?去年5月份權威人士講中國經濟不是U形更不是V形而是L形,這個我是同意的。市場上關于當前的經濟形勢有不同的觀點,有人認為已經企穩反彈,但是在學界我所聽到的基本上是共識,中國經濟仍然處于L形,而不是U形。學界爭論的L形到底是這一豎還是一橫,沒有對L形有爭論。我個人認為,我們現在在這一橫上,這一橫還要橫很長的時間,并沒有走出來。
    除了貨幣放水以外,反彈還有其他的原因。一個是去產能,去產能確實有一定的影響,但是它的影響遠遠低于貨幣放水。還有是庫存周期,因為去年各行各業的庫存是歷史最低水平,為了補充庫存,需求起來了一點,造成了一個反彈。
- 再增發貨幣,目前的房價、匯率都保不住
     這條紅線(貨幣供應——狹義貨幣M1)從今年年初開始就往下滑了。資產價格的暴漲是政府收縮貨幣的一個原因,政府收縮貨幣的第二個原因是人民幣匯率。人民幣匯率面臨巨大的壓力,要再增加人民幣的供應,人民幣匯率會進一步地貶值。現在在匯率的控制上也是幾乎動用了所有的行政手段,資本賬戶相當于關閉掉了。        
    所以企業界的朋友對于未來宏觀經濟嚴峻的形勢要做好充分的準備,隨著貨幣的再次收縮,今年下半年經濟的數字會繼續往下走,這個L形還很長。關于L形要走幾年,取決于政府接下來要做什么。
- 中國經濟處在一個轉折點上:要轉向效率性增長
    在這樣的情況下,在這種數量型增長已經是沒有多大空間的情況下,中央政府在過去的幾年中提出了一個很重要的政策方向的改變,這個政策方向的改變由于后續的解釋不甚清晰,引起了市場和民間思想上的混亂,以至于現在我們對政策方向的改變沒有給予充分的重視。這個政策方向的改變就是在投資拉動已經失效的情況下,我們在政策上提出的基調是什么?
     第一:是“新常態”,新常態就是各位不要再預期10%的增長了,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甚至不要再預期8%的增長了。第二:提出來“供給側”。
    這兩個政策的轉向,實際上反應了我們今天要講的主題,就是中國經濟處在一個轉折點上,我們現在已經從需求側轉向了供給側,轉向供給側實際上就是效率型增長,轉向供給側就是從K和L轉向A。為什么說轉向A?因為A是技術水平,而技術水平是企業決定的。企業在供給側。所以供給側一提出來以后,本人表示支持供給側的轉向。依靠效率的提高來驅動中國經濟的增長,而不是依靠政府發鈔票、花錢,搞地方平臺、投資,是依靠企業效益的提高。

    所謂的供給側政策,一切圍繞著企業效率的提高。供給側就是要提高企業的效率,在提高企業效率的方面我們不需要什么政策,但是我們需要制度保障。企業的效率怎么提高?要靠技術創新。我們關于供給側的討論應該圍繞著企業效率,也就是圍繞著如何促進企業的技術創新。

                                                                                                                        來源鳳凰財經綜合

Copyright © tjsanzhi.com.cn 2007-2027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中創匯通  網站管理
美女视频黄是免费视频